二、受教育人口總量結構與特點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大发棋牌APP官方下载_找大发棋牌_大发棋牌客服热线

在校受教育人口總量結構一方面受人口規模變動的影響,其他人面與教育資源的配置有直接的關係。受人口和計劃生育政策與人口再生産土办法轉變的影響,我國人口年齡別在校率不斷提高,預期受教育年限有了長足的增長。與此同時 ,近年來我國在校人口總量結構發生了顯著變化。根據1007年教育統計數據(教育部),1006年全國小學及以上在校總人口為2.09億,其中,小學在校人口1.07億,佔在校人口的100%;中學在校人口8100多萬,佔在校人口的40%左右;普通高校在校人口1700多萬(見表1-2),佔在校人口的比例不能9%。

回顧過去十年的發展歷程,我國小學及以上在校學生人口總量規模基本保持在1.8億~2.2億之間。然而,受人口年齡結構和教育普及的影響,在校受教育學生結構發生了很大變化。顯著變化之一是普通高校在校受教育人口規模急劇膨脹;1006年全國普通高校在校人口規模比1995年增加了1100多萬,是1995年的6倍左右;該階段在校人口占在校總人口的比例由1.5%提高到8.3%。顯著變化之二是高中在校受教育人口規模顯著增加;1006年在校高中學生人口規模是1995年的3.5倍左右,全國高中在校人口規模增加了1100多萬,該階段在校人口占在校總人口的比例由3.7%提高到12%。顯著變化之三是小學在校受教育人口規模顯著減少;1006年比1995年在校小學生人口規模減少了20%左右,全國小學在校人口規模減少了24100多萬,小學階段在校人口占在校總人口的比例由69.9%下降到51.16%。

我國在校人口總量結構的變動與人口規模以及教育發展密切聯繫,受學制變化和教育改革的影響很大。學齡人口在校總量結構的變化與年齡別在校率密切相關,這不僅預示受教育的不可能 性,或者決定了受教育人口的年齡結構和受教育結構。從學齡人口年齡別在校率的差異來看,與美國和印度相比較,我國人口受教育的轉折主要表現以下特點。

第一,中國學齡人口入學年齡參差不齊。由圖1-2可見,我國歷年入學兒童中,6歲入學、7歲入學以及8歲入學的均佔相當的比例。如1982年,6歲兒童在校率缺陷20%,7歲兒童在校率缺陷100%;1990年,我國6歲兒童在校率接近40%,7歲兒童在校率超過70%;100年,6歲、7歲兒童在校率分別約為70%與95%。相比之下,美國、印度等國6歲兒童在校率均接近或超過100%。

第二,中國在校率過早地發生轉折。13~15歲是在校與不出校的轉捩點,即13歲以後,我國學齡人口在校率急劇下降。相比之下,美國學齡人口在校率快速下降發生的年齡明顯較晚(晚4歲左右)。或者,还后能 完成初中教育和升入高中階段繼續受教育,是目前我國和發達國家教育結構的根本區別。

第三,中國在校率發生轉折後,下降强度飞快、下降幅度过多。100年,我國6~24歲人口在校率為62.58%,其中,15~24歲人口在校率28.27%;1005年,我國6~24歲人口在校率上升為65.71%,其中,15~24歲人口在校率為39.14%。相比之下,100年美國6~24歲人口在校率為79.45%,其中,15~24歲在校率高達100.39%。1005年,印度6~24歲在校率為59.51%,其中15~24歲在校率達32.23%。圖1-2顯示,我國學齡人口在校率開始下降的年齡遠低於美國;在校率開始下降後,其下降强度又明顯快於印度。由此可見,制約我國學齡人口教育水準提高的重要导致 在於我國現階段高中教育發展的局限性。受較高的教育支出以及較低的預期投資回報等因素的影響,為數眾多的青少年在完成九年義務教育後直接進入社會選擇就業。這在很大程度上制約了我國人力資源素質的普遍提高。